【杂楼】某坤的杂物间

发布时间:2021-01-27 18:19:38 来源:欧宝体育首页

【杂楼】某坤的杂物间
 

  1.牧之微子说。这一说流传甚广,但要是仔细推敲起来,就会发现疑点。杜牧与杜荀鹤的字中都有“之”字。唐朝虽然说是民风开放,但父母讳还是不可犯的(参考李贺考进士)。而且除了牧之有一首存疑的诗外(曾有佳儿属杜筠),荀鹤并没有表明过自己自己和牧之的关系。此说基本可以证伪。

  2.谄事朱温说。这一说,主要是因为他写过取悦朱温的诗。把朱温夸得天花乱坠,所以很多人都说他人品差到不行……但很多人忽略了他之前也给朱文写过感怀诗30首,劝朱温省徭役,薄赋税。然而朱温看了这些诗以后很生气,没有理他。现在再说一下谄事朱温。一天,朱•杀人魔王•温召见荀鹤,两人谈到一半时,天上突然不云而雨,朱温脸色顿时阴了下来,叫荀鹤做一首诗【因为这是不吉之象】。荀鹤除了歌功颂德,还能怎么办呢?这是他的悲哀,也是时代的悲哀。

  3.谋杀缙绅说。这一说也是他的一个“黑点”。大意就是他当上翰林学士之后计划杀了那些不顺眼的缙绅,结果没过几天自己归西了(旧五代史)。但这个说法也不成立,因为他和朱温既不熟(无势),也没有那个时间和心情。他刚上任,高兴还来不及。而且白马之祸是在他死后的一年里,更正确的说法是他的诗触及到缙绅,把他们给得罪了,那些人想杀他。但荀鹤上任后没多久就去世了。所以谋杀说不成立。

  “(苏轼)在黄州,夜诵阿房宫赋数十遍,每遍必称好。非其诚有所好,殆不至此”

  一夕,有非常人入门,装饰甚武,腰剑手囊,囊中一物,血流于外,曰:“此非张侠士之居邪?”张祜曰:“然.”

  既坐,客曰:“有一仇人,十年莫得,今夜杀之,喜不已.”指其囊曰:“此其手也.”张敬之.客曰:“吾有恩人,义士也,多年末报,去此三里.可假予钱十万报之否?旦日即还.后尔赴汤蹈火,无所惮!”张信之,尽其积与之.客乃留囊而去.

  旦日,张未见其反,虑囊首为人所知,乃与家人埋之.开囊出视,乃猪首也,方吾为人所诳.呜呼,世之所谓豪侠之士不为人诳也鲜矣!

  池光忽隐墙,花气乱侵房。屏缘蝶留粉,窗油蜂印黄。官书推小吏,侍史从清郎。并马更吟去,寻思有底忙。

  味道与其弟太子洗马味玄甚相友爱,味玄若请托不谐,辄面加凌折,味道对之怡然,不以为忤,论者称焉。

  味道的模棱”不造为啥经常被黑,倒是很戳我。后半段弟控属性无疑了

  常常让我想到他和必简的日常(并没有)。谨慎中带着温柔的人,真心喜欢他呢。

  少与李峤、崔融、苏味道为文章四友,世号“崔、李、苏、杜”。融之亡,审言为服缌云。

  孟冬十日兮共归君,君有灵兮闻不闻?我咀瑶屑,君知自久,坐泣焚芝,遥哀画柳。阙视祖载,爰遗卮酒,愿歆悲诚,将告良友。尚飨。

  “甚为造化小儿相苦,尚何言!然吾在,久压公等。今且死,但恨不见替人也。”后半段话一直理解为开玩笑…毕竟老苏他又不是没调戏过。宋延清几个也是他的好友,开个玩笑蛮正常吧…

上一篇:赠子直花下 下一篇:林行止:人食人是上古时代的常态(二)
要闻推荐
欧宝体育app

林行止:人食人是上古时代的常态(二)

大家都知道十八世纪爱尔兰大饥荒促使爱尔兰人大规模移居新大 [详细]

55岁女局长难抑失子之痛家中高楼坠亡警方排除刑

1月13日从广西壮族自治区药品监督管理局证实,该局党组书记、 [详细]

欧宝体育平台 更多